澳门皇冠VIP
联系方式
联系电话:18231880660
联系传真:86 0318 18231880660
联系手机:18231880660
联系QQ:852254121
电子邮箱:fdsfde@hotmail.com
联系地址:中国 上海市嘉定区 工业开发区朱戴路588号
当前位置: > 澳门皇冠VIP > 澳门皇冠VIP

梁冬: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发布时间:2017-06-09

梁冬: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,重新发现中国中医太美。在较早的一段时间呢,我曾经去上海,参加了一个“扶阳论坛”。把当今中国“扶阳派”的各路高人、大家都邀请到会场,做一个分享。在当今的中国,一个中医论坛,大家愿意花钱,不远万里来参加一个聚会呢,真的是很难得。在会场上,我发现了一个大师,一位从海外回来的老师,讲了足足一天。我第一次发现说有一个人可以如此清晰地,把关于身体、生命和这个系统讲得如此地清楚。而且呢,以前很多人在说这个中医到底科不科学?但是这位老师呢,招了一批的麻省理工学院的,哈佛那些学药物的学生,都是搞科学的,做他的弟子。来证明中医是有它的科学性的,而这位老师呢,叫倪海厦??

倪老师。

梁冬:一听

那个倪老师的声音呢,就不像大陆人。一看呢,原来是台湾人喽。你以前一直在台湾,对不对?

倪海厦:对,我出生在台北。

梁冬:关于这个倪师呢,他说不要太复杂的介绍,就是美国“汉唐中医学院”院长,“加州中医药大学”博士指导教授??

倪海厦老师。您是在台湾学医吗?

倪海厦:对,我在台湾学医。我在台湾,然后移民到美国去,我们家通通移民到美国去,然后在美国开始行医。

梁冬:在美国多少年了?

倪海厦:在美国从头到尾大概,应该将近二十九年了。一九八零年那时候过去的。

梁冬:诶,这个倪师有一天跟我们讲过,他说他年轻时候的梦想其实不是想做个中医了,而年轻的时候玩摇滚的。

倪海厦:对啊。因为年轻的时候喜欢玩音乐,那时候念书的时候,大家都喜欢玩西洋音乐,台北的年轻人呢,都能够弹一些西洋音乐为荣。觉得这比较流行。

梁冬:那个时候也是罗大佑年代吗?

倪海厦:对对对。罗大佑的那个时候。我在东吴的时候,就能当“热门音乐合唱团”的团长。那玩音乐的是个兴趣,没有办法当职业,所以当时我毕业以后,我们团员有的人就走职业的路线呢,我就不赞成,我要走这个医的路线,因为那种音乐对于我来说只是嗜好,我没有办法把它当成终生的职业,而医这方面我是很希望能够把一生所学,能够贡献出来,所以我比较倾向于医的方面。

梁冬:那你怎么样踏上这个学医的道路的?因为我觉得一个人要学医,他肯定有他的机缘的。

倪海厦:没错。我什么时候开始学医,是在高中时代。那我的一个老师呢,叫做周左宇,他是以前北京的四代家传的名医。1949年以后,他到台湾。那时候我妈妈看我喜欢读医书,我自己最喜欢看很多古书、古籍的东西,她说让我拜个老师,找你拜个老师你学学中医看看。然

后看到老师以后,老师就看我是年轻人,也不晓得为什么?他一看到我他就很喜欢我,比对他儿子还好。

梁冬:后来发现呢,是老师找徒弟,不是徒弟找老师。

倪海厦:没错,是真的。然后我刚开始还不相信:几根针能做什么?

梁冬:对啊!

倪海厦:他还当场表演给我看,有个病人腰痛,针下来当场就好!我说:这个真是不错。那时候开始就很有兴趣开始进入中医的这个领域里面,所以我的这个中医的根基呢,启

蒙老师是周左宇哈,他现在还在台湾,还活着,已经快一百岁了。

梁冬:哦!一百岁哦!

倪海厦:那另外一个是徐济民,是我的启蒙的恩师。他是江苏来的,上海的名医,他针灸非常的历害,是这两个老师引领我进入中医的大门。所以说我虽然出生在台湾,我真的运气很好,因为我在台湾才有机会真正地受到那个师徒制的传承。中国几千年来,没有什么中医药大学什么东西,都是师徒传下来,或者是爸爸传儿子,祖父传,传子不传媳不传女。在台湾呢,当时就开放了很多,他们不见得说一定要传自己的儿子,找他们觉得有慧根的、有能力的、有聪明才智的来教,他们觉得这是他们的荣幸。所以说把中医发展起来是一个我们炎黄子孙基本的一个动作。

梁冬:国民党当年呢,在四九年以前在中国大陆,他曾经推行过废除中医的制度,所以他到台湾,理论上来说,我想象当中,国民党应该也不是那么鼓励中医的。

倪海厦:没错。刚开始就一直没有,后来陈立夫从美国回来,陈立夫大家都知道他被放逐了一阵子。从美国回来以后,他就那个申请就是要跟那个蒋经国说:你要我回来,我想我对中医药比较有兴趣,中华文化发展比较有兴趣。所以他就办了一个中国医药大学,现在在台中的中医药大学。那个董事长就是陈立夫。

梁冬:换句话说,台湾也历经了一个从反对中医到慢慢慢慢地,重新又需要中医之后,重新又再培养中医这样一个过程。

倪海厦:是的,没错。

梁冬:那您刚才说到,就是说从小的时候你还是对医术有兴趣,后来再去拜师的。那小的时候,什么样的一个简单的机缘,让一个小朋友开始对医有兴趣的?

倪海厦:好。这个过程是这样子,我在高中的时候,家里面我们一般都有西医,他们感冒、咳嗽、打预防针,都是西医。我二姐那个时候在念高中,跟我很好。我二姐长年的月经痛,每次月经一来就月经痛。我二姐想:这个弟弟不太一样。我们家人对我的评价是异于其他的兄弟姐妹,我常常可以自创很多东西。就好像要弹吉它,刚开始的时候我

都没有老师的,我自己弹,自己学呢,买了书来弹的。我二姐月经痛啊,她很害羞,她觉得跟西医启口说月经痛啊什么的,这个很不好、很害臊,不好意思。

梁冬:那会找你??弟弟看吗?就是找她的弟弟看呢?

倪海厦:她找我,她说:海厦,我买一套医书,你来看,看完以后,你来帮我治疗这个月经痛。

梁冬:你二姐真的很异于常人吧。

倪海厦:她说,因为我常常会创新,我自己看东西,就好像我们玩吉它,我们小朋友,大家都想,那时候我们小孩子没有钱。没有钱的话,大家就把压岁钱和平常的钱凑一凑,去买了个,到乐器行去买个最便宜的吉它,然后再买一本乐谱来,然后我就学了以后,我来教大家。

梁冬:自己做宗师,呵哈哈哈。

倪海厦:对,我还可以说:我可以创新,我可以自己去研究,所以当时买了一套医书给我,叫《医宗金鉴》。我一看,什么内科、外科,什么都有。她妇科??月经痛。我就专看妇科那里,大概看了三个月。

梁冬:中学的时候啊?

倪海厦:中学的时候。我就说:我开个处方,结果我姐就抓了药,吃了。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,月经也没有痛过,一直更年期了,都很好。

梁冬:是刚开始。

倪海厦:一看,我有兴趣了,这时候开始走入中医界。

梁冬:这个机缘很奇怪啊,一个愿意做人肉小白鼠的姐姐,和一个做高中生时候做的妇科圣手。就是说兴趣,或者刚开始一点点的成功,对于一个人的这种这一辈子的路向真的很重要。

倪海厦:对。后来我就一直跟

周老师周左宇还有徐济民学。那这二位名师,真的是倾囊相授,毫无保留的,所以,这二个是我一生影响我最大老师,正式师传的,叫师徒制。经方只好从书上去研究。

梁冬:你先跟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经方?

倪海厦:好。经方是经典之方,也就是不需要改变的。用了几千年都不会有问题的。它的定义就是从张仲景开始,实际上他是集经方之大成,经方并不是他写的。孙思藐是唐朝初,张仲景刚好汉朝末年。所以他们有时空有交接的地方。孙思藐《千金要方》写完以后看到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,结果看到《伤寒杂病论》很好,他怕《千金要方》里面有些错误,他重新把它编辑过,就写了《千金翼方》。翼就是说我原来写的《千金药方》,有了《伤寒杂病论》的加持,长了翅膀一样。所以历代经方家以张仲景为主,然后孙思藐这一派,孙思藐后来也是走经方这一派。这个就是我们所谓的经方。传承下来也可以叫他伤寒家,也可以叫做经方家。学得经方以后,在临床上应用的时候,常常都是感冒,我们开一付药,比如说开一付药开完,然后要求病人六碗水煮两碗,

梁冬:对。

倪海厦:而病人喝完第一碗,第二碗都还不用喝就已经好了。

倪海厦:一直是这种效果。可是呢,当时台湾这个陈立夫成立的中国医药学院,他就请了马光亚来当中医药学院的那个中医部的主任。

马医师这个人很好,是个医师,但是他是所谓的温病派,而中医有这个寒、温之争,寒、温之争一千年以来,不是说从明朝开始,从千年以来就有寒、温之争。他说:咱们台湾为什么温病流行?台湾是亚热带的地方,是属于湿热的气候,所以只会有温病。那所谓伤寒就是伤于寒,这个寒冷的话大陆北方才会有,南方不会有,所以我们应该用温病的药。而张仲景的经方里面,并没有开温病的方子在里面。因为张仲景他没有来过南方,所以他不知道有温病,所以我们要用温病的药。从这个基础点,温病派的药就大行、盛行于台湾。经方里面,“伤寒论”有三个处方,就是太阳中风,太阳伤寒。太阳中风就是桂枝汤了,太阳伤寒就是我们所谓的麻黄汤。还有第三个就是太阳温病,张仲景有开处方,叫作葛根汤。那这个葛根汤为什么定义为温病?温病并不是说因为地方的湿热,因为地方的气候,才湿热,造成你的病,叫作温病。他们温病派的观点是,温病是在一种温热的条件之下得到的病,比如说,我们小孩子在跑出去,即使是冬天,夏天都一样,那小孩子喜欢玩,跑出去玩了一整天,那流了汗很多。那玩的时候,中间是不是很热,身体很热,不断地流汗。在热的流汗的状态之下,得到了感冒,我们叫作温病,而不一定是说环境造成的。所以冬天呢,我们会开温病的方子,开葛根汤。那如果夏天的时候,他得到这种感冒,可能是伤于寒,比如说夏天的时候他太热了,小孩子呢,受不了热就跳到水里面去,那在河水里面游,冰凉啊,很凉快呀,结果出来得了是寒症,这是伤寒,我们开的是麻黄汤。伤于寒,才会用到什么麻黄、桂枝之类的。南方温病的,湿热的地方照样也会有。

梁冬:您的言下之意是说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大概一千来年呢,这个在中医也能被分成两个流派的。

梁冬:在我的印象当中,过去一段时间呢,江南才子比较多,江南这个有钱人也比较多。他们的主要观点呢,就是用温病的方法呢,慢慢就变成了一个,从清、民国以后呢,都变成一个主流了,就是中医都是那种好像很温和的,不能说因为温病派就温和。但总体给人的感觉,是那种慢吞吞的、治不了急症的,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们看到这个,中医的这种效果的一个原因吗?

倪海厦:没错,现在的中医呢,就是不求无功,但求无过。他们也奉张仲景为“医圣”,可是他们不会去用里面的方子,我就亲眼看过人家吃麻黄桂枝吃得死掉了。还吃大黄芒硝,下痢不止死掉,所以这个药不能用。实际上这是断章取义,你要善用桂枝,善用大黄,善用芒硝,善用麻黄。你要会善用它的话,这个不是强攻的药,当病人需要这个药物的时候,你开对症,病人会恢复的非常快。那你如果开的不对症,病人病情没有改善,你一直用温病派的药,没有把这个邪排出体外,而用一种滋阴的方式,或者是用凉药,寒凉的药,来去一些湿热的病,实际上病根并没有去掉。好,那病人吃吃吃,感觉有效,感觉又没效,有的时候好一点,有的时候又没好一点。有的时候的好坏,实际上是根据当时的节气的改变。比如说,我们《易经》里面有五的数字极限,《易经》,比如说我们有六个爻。什么叫五个数字极限?比如说寒冷,现在下雪,再寒一定超不过五天,到第六天一定会回春,再热也不会超过五天,第六天一定会凉下来。所以数都不超过六。

梁冬:那《易经》里面就这样嘛,六爻嘛,对不对?

倪海厦:对。所以五是一个极数。当他的身体的第二个阶段,他症状会缓解,缓解的时候,可能会进入病情,进入别的脏腑之前,会有一段缓解的时间。那时候他吃着温病的药,他觉得不错啊。等到那个病又移转到别的经络的时候,或者别的脏腑的时候,那病就出来了,我身体又不好了,又是另外一个病,所以看不到真正的效果,那病人也不知道。这个是病情在持续在变症,在改变,一直在往身体里面去侵犯。如果我们的辨证法,就是我们可以很明确的,按照病人陈述的症状,而知道病在哪个地方。那比如说病人来初诊的时候,我们知道病人一出汗,你的病是在表,在皮肤表面上。症状都是在表,那我们用发表的药。那如果病人来的时候,已经这个是一个礼拜以后,那时候问病人的症状,当时的症状是这几种症状,那可能一个礼拜以前,它还是表症,到现在才来的话,他的症状出来,已经到里症。那里症可能走到内脏去了,或者还在这个“三焦”系统里面,或者在脏腑之间游走。那我们可以,中医呢,就是从这些身体上发生出来的一些症状,我们来判定你现在的疾病在哪个地方。

梁冬:OK。

倪海厦:所以我们可以推理回去,认为你一个礼拜以前你是怎么样子。

梁冬:您在台湾,刚刚开始学医,后来去学经方派,和当时主流的那种温病派,不太一致。你也发现了这个经方派呢,在治疗上呢、效果更加摧枯拉朽一些,温病派呢,更温和一些,变成了是有一种这个也治不好,也治不死人,也治不好人的那么一种状况。那后来你怎么又去美国呢?

倪海厦:后来我们家移民到美国,开始发展另外一番事业。所以我在美国开始落地生根,就开始行医了。

梁冬:在美国,我最近碰到好几个人都有这样一个现象。说在美国呢,反而,包括田大夫啊,包括

徐文兵老师,他们都说在美国,因为它也没有那么多限制,不是说你一定要用温病派,但是它有这样一个限制,你是中医你不能开西药。

倪海厦:对,在美国,我讲一句很凭良心的话,也是很难过的话,真正发扬中医,真正地在赞成中医的是美国人。

梁冬:哦,此话怎讲?这话有点猛?

倪海厦:我们在国外,老外找我们看病,我就问他们说:“你为什么找我来看病呢?”他:我的医生叫我来看你。“啊,为什么?”“你五千年的文化,must be something good.”一定有好的东西在里面。然后,美

国的医师??西医都是:“why not!”为什么不要用?好,能对你好为什么不用?那中国人呢,懂一点当归,懂一点黄芪,懂一点生姜,懂一点红枣,他就认为:“我懂中医了,中医算个什么!”所以一般在海外的华人呢,他们认为,要加入美国主流的社会,就要跟他们有同样的东西。他们吃什么止痛药,吃什么感冒药,吃抗生素什么,他们就按照他们这个话做,认为这个才是先进。

梁冬:啊,就说,美国的华人去学西医去了。  倪海厦:没错。

梁冬:而美国人,本土白人在吃中药。

倪海厦:对,你到美国的华人家里面去看,一大堆的抗生素,在家里面,止痛药,还有一些很多的那种维它命,都是美国人的东西。

倪海厦:很多华人呢,去给西医看的时候,那真的是,低声下气,毕恭毕敬的,在医生的诊疗间里面,大声话都不敢讲一声。跑得来看中医的时候就不是这个样子,“我是中国人,你为什么不给我打折扣?你怎么怎么样?”不单单是我一个,我相信,在海外工作的华人,当中医的,都会面临到这个问题。外国人非常喜欢中医。

梁冬:那是不是因为他们不懂呢?

倪海厦:诶,不是!外国人喜欢中医,主要原因是,老外,因为他们,看到美国立国两百年,那所有的西药用得很多,他们已经真正地饱受药害??西药的药害。然后,很多的手术啊,很多造成不可逆的原因,比如说手术,你说:“哎呀,我真的后悔动了个手术!”那你想回到以前,没有办法了,那是不可逆的动作。你如果去看美国的新闻,每天看美国的新闻,你会发觉到,每天,这些美国的新闻记者都在骂西医,从来没有一个骂中医,都讲中医好,都在骂西医。两千年的时候,千禧年那时候。过去一百年,美国CNN的记者,他们就总结:我们现在有五大问题没有解决。第一个是什么劳工问题啊,什么,其它不要讲,他讲的第五个问题,他说,最可恶的就是,我们的阿斯匹林,Aspirin在我们国家用过,超过一百年,到目前为止,我们所有美国的科学家,还不了解Aspirin里面的到底真正的功效,到底真正的它那个问题在哪里?有没有负作用?还不是很了解。而我们已经用了一百多年了。

梁冬:嗯。

倪海厦:所以,老百姓吸收的讯息,都是西药都是负面的。老百姓对药,对西药非常地了解。但是中国人呢,“只要西洋,美国人讲的,医生都是对的,怎么会错呢?”他就不去抱任何的怀疑态度。在美国的中国人,他已经不会去看ACC呀,美国很有名的一些新闻报道,他不会去看的。所以,他对西药并不是很了解。不是很了解的状态之下,他就去,为什么他就相信西药?因为他认为西药是科学的,那中医不科学,我得的是乳癌,我得的是肝癌!所以,他们就按照西医的一般模式。然后看西医,比如说,在一个家庭聚会里面,可能说,有些邻居呀,西医的朋友,西方人的那些朋友来参加这个家庭的聚会,“哎哟,你在吃Tylenol,哎呀,我也在吃Tylenol”他们有共同的话题。表示他们这样子,我是美国人,我是融入主流的。现在,美国现在很大的问题,医疗负担非常地严重,每年上billion美金投下去,是个无底洞一样。

梁冬:OK!那么,在这个过程当中,你怎么看待西方的医学,和东方的这个中医之间的这种差异性,还有那个科学性的问题?

 

倪海厦:我的诊所离美国太空中心??NASA(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)这是太空中心,大概开车五分钟就到了。

梁冬:哦。

倪海厦:全世界离Florida太空中心最近的中医诊所,就是我开的诊所。我的病人,很多都是在NASA里面做工程师的。

梁冬:哦。

倪海厦:所以,你想想看,那你觉得美国的NASA是科学,还是科技呢?

梁冬:应该算是科学,科技了吧?

倪海厦:好。那科技的东西,就是要很多的仪器,很多的,日新月异,要更新的。所以,整个太空中心呢,是全世界最高科技的中心。科学,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。

梁冬:科学是不存在的东西?

倪海厦:科学是一个定律,假设,验证,跟结果。比如说,弗兰克林,他发现,他认为有电存在,他是假设有电存在,那我再去验证,结果他就在那个暴风雨的时候,雷电交加的时候,他在放风筝。假设有电存在,他要去验证,结果,他被电到,结果,确实有电存在。所以,真正的科学家,都是经过一个假设,验证结果,能够通过这个验证的结果,叫做科学证据。

梁冬:对。

倪海厦:好,我假设西医是对的。好,你乳癌,就给她开刀,化疗嘛,你就验证,结果呢,病人死掉了。那个肝癌的,我假设你西医是对的。通过验证的结果,你就做栓塞呀,做开刀呀,开完刀看看肝癌的结果如何。我假设,你西医讲胰脏癌是对的,你去治疗啊。治疗以后呢?你觉得化疗,做什么很好呀,那结果呢,病人也死掉了。好,那请问你,你为什么不假设中医是对的呢?如果你真的是科学家,你用科学来说中医不科学的话,你不了解什么是科学。等于是说,你不了解“科学”这个名词的定义,你用“科技”的观点来确定我们,所以你是错误的,中医呢,科不科学,你要假设中医是对的,让中医来验证,我们来看看结果。经过这三个步骤,叫做科学证据。那你去医院里面拿出来验血报告,检验报告,什么胆固醇很高,血糖很高,那是科技的证据,人家就化验你血糖,放一些化学的一些成份的东西在里面,把你血糖验出来,你的指数是多少,胆固醇是多少,验出来了,这是科技。所以,验血糖的机,每年都在更新换代,因为它是科技嘛。

梁冬:嗯。

倪海厦:那如果科学的话,不需要,因为科学已经是定律了。

梁冬:是真理吧。

倪海厦:真理。所以,经方就是科学呀。我们现在用的经方,我到现在用的方子,从来没有出过伤寒,金匮的。可是,我们治疗,治病的时候,从感冒一路治到癌症,都不需要换方子,这都是经典之方。

梁冬:是反复印证。现在这个甲流,对不对?甲流你用什么方子来治?

倪海厦:我用大青龙汤。绝大多数是大青龙。

梁冬:您跟我们讲一讲这个大青龙汤好不好?

倪海厦:对,好!可以。我们有两个方剂,一个叫小青龙,一个叫大青龙,小和大,并不是说小的力量就小,大的力量就大,完全不对。小青龙有时候比大青龙还凶。而是中医用寒热来看这个病,中医认为说,表寒,里寒,所谓表寒,里寒的意思就是,比如说你全身的皮肤毛孔是塞到了,病人恶寒怕冷,肌肉关节会痛,没有汗,好,这就是表寒了。毛孔塞住了,没有办法排汗。里寒呢,就是肺里面的问题。那病人我们会问他,你口渴不渴啊?不渴。你想喝热水还是喝冷水?哦,我想喝热水。好,然后这个,我们就知道里面是寒的,甚至于吐出来的痰是比较清白的,我们知道里寒。所以病人当出现表寒、里寒的时候,我们会用到小青龙汤,而甲流H1N1,我们看到的都是表寒,没有流汗,肌肉关节痛,病人不能说高烧,中温的烧。然后里面是很热的,所以咳出来的痰,是很黄稠的,同时病人口渴,喜欢喝冰水,那病人没有胃口。在这种状况之下,这是标准的大青龙汤。几千年来,我们用了瘟疫的第一线处方,就是大青龙汤,治疗瘟疫,时疫啊,就是张仲景那时候也是用来治疗瘟疫,就是会传染性的瘟疫,都是用大青龙汤。大青龙汤,一共七味药。就是麻黄,杏仁,石膏,炙甘草,然后桂枝,生姜,红枣,这七味药。那七味药的组成呢,非常的妙,为什么大青龙可以治疗甲亢,各种的流行性感冒?这个处方我们用了两千多年,它的目的并不是要把病毒杀掉,它是要把病毒排出体外。所以中医的“汗吐下”,中医药治病就是汗法,当时病人流汗;一种是用吐法,吃了药以后,病人吐痰出来,吐出来;还有攻下,从大便小便排出来??用“汗、吐、下”这种方法。那西药呢,你发热,用抗病毒的药,你去杀这种病毒。你认为如果病毒是这样子,你不去杀它,它不会去变异,你杀它以后,它下一代就改变。

梁冬: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

倪海厦:对。它的下一代就改变。所以你现在就研究出来的疫苗,你可以看现在,但是它下次出来的又不一样。你又要再去研究一个新的疫苗,你永远赶不上它变异的速度。如果你不刺激它呢,可能两千多年来,如果没有这个疫苗、抗生素去刺激这些病毒的话,两千年以后,现在的病毒跟两千年以前是一样的。但是,妙就妙在哪里?即使病毒经过变异,一直在改变,病毒病株一直在改变,所以不断地新的疫苗,抗病毒的药出来,但是我们的大青龙汤居然还是适用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观念要赶尽杀绝这个病毒。我们只有一个观念,如何把病毒排出体外,而不伤到人的身体的正气,所谓人身健康不伤到。就是在无伤害的状态之下,同时把病毒请出身体之外,这就是大青龙汤的方意。

梁冬:它的策略不一样,一个是消灭它,一个是请它出去!它怎么会有这样效果?

倪海厦:对,大青龙汤为什么两千多年来一直温病派不敢用?因为里面有麻黄跟桂枝。那麻黄跟桂枝,一般现代温病派听到麻黄桂枝,已经手软脚软。好像看到蛇蝎一样,避之唯恐不及。这个大青龙汤它原因在哪里?第一个有麻黄,麻黄呢,它是宣肺,所谓青龙,我们讲的青龙讲的就是麻黄,麻黄颜色是青的。中医认为肺主全身的皮肤毛孔,所以肺主皮毛,所以麻黄一下去之后,毛孔就会打开,可是你光靠麻黄打开皮肤毛孔的时候,那个汗不会出来,所以一定要有桂枝来辅助。在桂枝,中医的观念里面是解肌,肌肉上面的问题,认为这个要用桂枝,病如果在肌肉上面,我们用桂枝下去,肌肉的汗液??津液呢,有了桂枝以后就会被桂枝推到皮肤下面,顺着毛孔出来。那我们用桂枝的时候,所以桂枝麻黄用在一个方子里面的时候,如果你不加其它的药,病人感冒好了,可是一定会脱水。

梁冬:哦,因为他把它排出来了。

倪海厦:对,排出来了。所以它会加了生姜和红枣,生姜呢,它本身颜色是黄的,它入胃,在胃里面。所以过去我们恶心啊,那个孕妇怀孕的时候,妊娠期间的恶心很重,我们讲,要用干姜啊,生姜,黄色它能够温胃,能够补胃的津液。红枣也是色黄的,它也是能够补胃里的津液。因为病人胃口没有了,胃口没有我们要让他胃气恢复,胃的蠕动恢复,所以我们用生姜,红枣用在一起。那我们用麻黄的话,在经方里面,如果有兴趣研究经方的,你会发现到很奇妙,只要用麻黄的时候,就一定配合了杏仁在里面。为什么?因为杏仁颜色是白的,中医认为色白入肺,所以把肺的津液补足,所以你麻黄一下去的时候,如果没有杏仁的时候,肺里面干枯掉了,肺好像天上的云一样,那肺一干枯掉,万里无云,那热都热死了,辐射线,紫外线什么都进来,那肺里面一定要有津液。好,所以我们在用麻黄的时候,配合了杏仁在用的时候,比如说,麻黄跟杏仁一定是等量,比如说我们麻黄有两钱,杏仁就用两钱,麻黄用三钱,杏仁就用三钱。在麻黄、杏仁比例剂量上控制得很好的话,你麻黄用得多,也不会伤到肺的津液,因为和杏仁,一攻一守。那石膏呢,这个药很重要,这就是温病和伤寒家最大的差异在这里。现在温病派没有犀角可以用,那很可怜,所以他们去热解毒很难。他们过去都用犀角,用犀牛角来解毒啊,解毒啊、去热,就是高热的时候一定要用犀牛角,犀牛角多贵呀。经方里面,从头到尾,我们从汉朝、唐朝,我们从来没有用过犀牛角。我们发高烧的时候,去热解毒的时候,我们用的是石膏??所谓的白虎汤。我们为什么不取名叫作白老鼠,白兔?为什么叫白老虎?就是告诉我们后学者,你要用石膏的时候,剂量一定要够大,叫做白老虎。你如果用5钱8钱,大不了小白兔一只嘛,小白鼠一只,小白兔、小白猫一只。但用过1两以上??2两、3两、4两以后就是白老虎。那你用的剂量不够,比如说你用8钱、1两,下去,1两是多少?35克多,嚎,这个37克多。那你下1两下去,病人没有退烧,你认为这个白虎不能退烧,实际上你错了,你可以继续加到2两3两地用。一般这种外感风寒,这种H1N1,甲亢这种表症呢,大概1两就够了。所以石膏,在这是退热用的。还有中间的炙甘草,这个炙甘草用得非常的妙。一般来说,我们中医看甘草,一般有生用甘草,还有炙过,炙过就是用蜂蜜给它炒过。生甘草的味就是甘味的,甘味入脾脏。除了能够把脾脏的津液补回来,脾胃的津液补回来,因为它入脾脏,所以开胃。可是我们这个处方里面,我们要用炙甘草,要用蜂蜜炒过,因为蜂蜜它炒过以后,甘草变成熟的不讲,炒过以后,蜂蜜那个味道就不是甜味了,就是变得有点苦味,因为你烧焦了,炒过了,变成苦味,苦味的药入心脏。所以,甘草炙过以后,它配合在麻黄、桂枝里面,澳门皇冠VIP,不但不会引起动悸??很多中医呢,不敢用麻黄桂枝,一吃下去之后,心脏动悸的很,心跳很快。他不晓得,用加了炙甘草下去就可以,炙甘草的目的就是要止它的动悸,预防病人有心悸的现象。所以,如果这个处方我们用在两个人身上,一个是正常人,心脏没有问题的人,我们用这个处方,炙甘草就可以开,跟桂枝麻黄等量。比如说,桂枝3钱,麻黄,炙甘草可以开出3钱。但是如果用在有心脏病的人身上的话,我们炙甘草就要重用了。同样的大青龙汤,但是我们炙甘草可能用了8钱到1两。大剂量下去,病人就不会产生动悸的现象。

梁冬:哦。

倪海厦:那这个药下去以后,从肠胃里面的津液,正常的津液里面,正常的津液,肺里面的津液全部因为桂枝、麻黄,把这个有病的津液通通提到皮肤表面上,流汗流出来,在把病毒赶出去的同时,杏仁、石膏、生姜、大枣把这个丧失的津液同一时间补回来,这个动作是同时完成的。所以当时你有甲流的时候,你一喝大青龙汤下去以后,你的病毒往外跑,在皮肤毛孔,流了汗出来,而我相信流汗你把汗刮下来看,甲亢、甲流的病毒通通在里面,它活着。那同时呢,身体里面,肠胃、肺里面都没有丧失津液,所以这就是胃口会开,同时可以治疗,真正可以治病的一种药,那这种药呢?这个大青龙汤呢,它祛邪而不伤正。在病毒进入肺里面的话,这个大青龙汤是对我来说是唯一有效的方子,而且瞬间就可以恢复。那我现在一个问题就是,他们温病方,就是温病派认为说,任何的外感的病进来首先犯肺,第一个就是犯到肺,那你开一些银翘散啊、这个银花连翘之类的东西,不像用麻黄这种东西能够发表、能够扶正。那我们如何能知道病人恢复健康?非常简单。中医分两个,一个是治疗内科的病,一个是外感的病。如果我们今天治疗肝癌、胰脏癌、肺癌什么,你只要病人吃你的药,突然半夜,深更半夜醒过来饿的要死,找东西吃,代表这个病人救回来了。

梁冬:哦,这样子。

倪海厦:治疗感冒呢?外感的风寒的病呢?吃完以后第二天的中午,胃口大开,病就完全好了。这是阴阳的观念,因为正午的时候,阳到极限,阴开始升了,人体恢复健康的时候就阳气会回头,体力从头会回来。到了晚上的时候,是阴开始盛,但阳开始从十二点钟以后,阳气开始慢慢出头,阳气慢慢出头的时候,那你身体上如果有这个阴实,所谓阴实就是我们治疗内科病的重症,象一般的癌症,我们用阴实来定义,比如肝癌,叫肝家的阴实证,这个胃癌,胃家的阴实证,我们用阴实??中医用阴实这两个字来代表。实就是里面,我们有八纲辨证,就是所谓的“阴阳”、“表里”、“虚实”、“寒热”,用八个字来代表。那虚实,虚就是里面没有东西,身体比较弱。实就是里面长东西了,你比如说肾结石,我们也称为一种实证。这个肿瘤长起来的时候是一个实证,有阴实的现象的时候,阳气是没有办法进去的,阳气是一种身体的热,没有办法进去结果反逆出来,就跑到皮肤毛孔。几乎所有的癌症的人,不管阴实是在肺上面、在胰脏上面、还是在肝脏上面、或者肾脏上面,病人都会盗汗,为什么盗汗?就是这个汗本来是阳气,要进入阴,结果阴里面长东西了,阳气没有办法百分之百进去,最后回逆,回逆出来的话,结果晚上就会盗汗很严重。

梁冬:其实晚上盗汗的时候,其实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喽?

倪海厦:我所说的盗汗是每天盗汗,你偶尔盗一次汗,那个没有什么关系。有盗汗现象的要注意了,当你吃我们药,对治疗癌症有没有效果,就可以从晚上半夜醒过来,半夜醒过来因为是阳气初升的。刚开始升发的时候,本来是阴实在里面,阳气是进不去的。现在吃了你的药以后,阴实现象减轻了,那么肿瘤开始消,开始萎缩,开始变小,阳气能够进去了,这时瞬间阳就会扩张得很历害,因为阳原来是不够,进不去就跑。那现在阳突然可以进去了,进去以后人体也会自己会恢复,结果半夜就会醒过来,肚子就会很饿,因为很多癌症的病人基本上都有贫血,贫血他就会产生一些概念,我要去吃一些肉类啊,吃一些牛肉啊,这是一种人体自已要救自己的现象。

梁冬:甲流。

倪海厦:吃下去第二天中午胃口有没有就知道药有没有效。你吃了三四天,五六天胃口还没有,这个药没有用了。所以我说大家要知道有没有效,很简单,吃我的大青龙,你吃完第二天中午你看胃口来了没有,有的时候甚至于不用第二天中午,当时吃完两三个小时以后胃口就来了。如果大家按照这个标准来看的话,怎么会有人死在甲流呢?为什么,因为你如果今天吃了“克流感”下去,第二天中午胃口没有恢复,代表“克流感”没有用,你如果吃了连翘散什么银花,玉屏风散什么都没有关系,吃了第二天中午胃口没有回复,代表你这药没有效。这个是最好的检验方式,那吃了大青龙如果说你第二天中午胃口没有回复,代表大青龙没有用。这是我们人体的一种正常的表现,这个人中午的胃气回复跟半夜胃气回复在《伤害》、《金匮》里面,在《黄帝内经》里面都有介绍到,都讲得很清楚。

梁冬:就是说,一个简单的甲流,其实是很简单,如果用经方派,用张仲景留传下来这个《伤寒杂病论》的方法呢,早就可以很好的解决了。甲流这个病症在全世界如此肆虐,那也是有原因的。

倪海厦:对。

梁冬:那说明在科学技术如此发达的西方,他不能解决这个问题,一定不是技术问题。一定是策略和方向上出现了问题。

倪海厦:对。还有些可能背后很多利益集团,这个钱呢。

梁冬:做疫苗的人,是吧?

倪海厦:这个影响到人家利益啊,所以他们真正西方资本主义的看法是,比如说我是鞋厂的老板,你是专门设计鞋子的,那有一天你兴高采烈地来:“老板,我发明了一个鞋子,他穿了我这双鞋子,终身不用再买第二双!”老板会给你一句话:“你开除了,明天不要来!”

梁冬:他背后有这样一个利益集团,对不对?所以你觉得说你在美国行医,作为一个中医,你看到一个整个产业的阴谋,就是西医,西药它某种程度上是建立在你的一种对它的一种依赖性。

倪海厦:对。

梁冬:现在他不断地就是说,换代,更高,更快,更强,不断的技术变革,表面上是为了治疗人的健康疾病,本质上来说它其实是有一个巨大的产业集团。

倪海厦:产业集团。对!真的能够治好病,就算他们知道大青龙汤可以治好病,并不见得是他们想要的。我们不要讲其它的,光是用大青龙汤解决这个H1N1的问题,那真的是一剂知二剂已。由国家出面来做临床,看到效果那么好,也没有人死于H1N1,然后这个药我们国家公证,我们可以卖到全世界去,这个替中国老百姓大赚一笔。我们文化遗产有两个,一个是我们的瓷器,我们的很多的古董,还有很多古代的建筑,在北京,很多的观光客来看我们故宫,都是文化遗产,这个可以赚钱,收门票可以赚钱。还有就是我们这个智慧的文化,中华的文明,那可以行销到全世界,那可以替中国大赚一笔。

梁冬:也许对于美国人来说,他们也意识到这样一种变化,西方这样的一种医疗体系,虽然对于药厂来说,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利润来源,但是对政府来说,它是个非常沉重的负担。所以,好像奥巴玛也希望在美国推行中医来解决他的医疗体系问题。据你所知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?

倪海厦:如果不找出医疗的一个方法出来,如果继续把钱不断地投入到现在的医疗体系里,是一个无底洞,美国财政会永远是赤字。大家都看到美国打伊拉克战争,好像花了很多钱,实际上,跟我们历年花在西药医保上面,医疗健保体系上面的钱呢,根本不成比例,那才是真正美国的负担。最近他们发了一些报道,认为中医药可以做传统的医学,传统的主流。过去是把中医药列为非传统,所谓传统就是西医,那现在呢,中医药应该给它列为主流医学。比如说,我们现在很多人有过背痛,背痛针灸扎完针,五十块钱,或者三十块钱五十块钱针灸,针灸完以后病人好了。过去要开刀,实际花了几万块美金也没好。还有一些开刀造成病人下半身瘫痪,医疗官司打不完,还要赔钱呢,一大堆纠纷,那为什么不用针灸呢?所以现在奥巴马政府,已经开始注重了这方面。唯一的方法就是??中医。而且一定是经方。现在是中医并到西医的里面去了,实际上是不对的,而应该是西医来辅助中医,中医为主,主流的医学,中医的整体思考为主流,西医只是在旁边帮我们验证一下,看看我们讲的如何?不管你是西药中药,只要对病人有利的,能够把病人命给你救回来的,我们就该用。让全中国人都了解的就是,你吃这个药,不管是西药中药,有效,第二天中午胃口一定开。没有效,第二天中午胃口没有好,代表这个药没有用,你给他换药吧。

梁冬:倪师刚才讲中药对于治流感,如果用大青龙汤,可以在一天之内解决问题。一个台湾的学经方的医生,到美国,跟美国的西医PK。然后呢,看到了现在的整个的以美国为主的现代西医体系里面的问题之后,来重新的反思。

倪海厦:如果老百姓的民众意识觉醒过来,大家都要求经方,同时,我们训练很多好的师资出来,将来中国大陆绝对不会步上美国的后尘。我们应该从美国学到教训,你如果持续在西医药发展,迟早你走美国那条路。如果是现在就开始改变,看到美国已经陷下去了,这个国家国力并不是耗在战争上面,而是耗在医疗保险上面,那如果我们中国大陆不犯这个错误,开始的话,我们培养很多师资出来,很多好的优秀的中医,经方中医出来,然后到中国大陆各地去治病,然后我们把医疗负担减轻下来。中华??中国,我告诉你,如果真的能做到这样子,不要说一百年,真的是上千年,我们甚至还是全世界最强、最优秀的、最强的国家!

梁冬:但是有些人观点很有意思。他说:当50块钱可以把这个背痛治好的时候,他不产生GDP。你搞了一个人做个手术,花几万块钱,然后又死掉之后呢,就打官司,律师又加入进来,于是一下子产生了好几万块钱的GDP。所以呢,我觉得这个背后啊,其实它有整个现代社会的谬误。这个谬误就是说,有一些错误的事情,它反而反应在国民经济、国民增长指数里面呢,是一个正向的指数。所以如果我们用唯GDP发展为一个完全的标准的话,你就会不小心走到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上去。

倪海厦:如果说我们医学的理论是对的,同时我们国家发展到真正对的医学路子,它不是要花很多钱,花很多时间去学。我们讲一个乡下的小孩子好了。他本身并没有钱来交学费,可能他考到了大学,他觉得他的学费可能还要去借。如果是推展经方的话,我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,教很强的学生出来。那这个学生,不见得他是一个大师级的,也不需要他是一个大师级的,但是他是一个能够动手治病的一个工匠就可以了。他只要会治一些感冒就好了。他受到的训练就是他遇到一些症状,特殊的症状,他不能处理,可以往省城里面送,省城里面我们有更

高级的医师在里面等着。这样好处:第一个,医药费的减少,成本减少很多,因为中药本身就是我们中国产。第二个呢,这个老百姓的健康,提升很多,没有受到病痛。

梁冬:对。会有很多人来质疑你到底科学不科学?那我听说你也找了一些真正地做科学的人来做你的学生,回应这样的一个话题。

倪海厦:对,你讲的很好。有一个工程师到我的诊所来,一看到我的中药的药方,里面有很多中药,马上就用英文讲出来:“That's the science”。

梁冬:嗯,这就是科学。

倪海厦:这就是科学。“Ours is technology”。所以在美国人的观念里面,他看到中医他(觉得)绝对不会有不科学的,他看到中医是科学的想法,真正的道理美国人是科学的,他是那个电脑工程师,是在NASA的,那你说他是不是科学家呢?他懂不懂科学呢?所以他们美国人的脑海里面,根深蒂固对科技跟科学的观念分得非常地清楚。

梁冬:OK,那你怎么跟这些中国朋友去讲它这个科学还是不科学咧?

倪海厦:我假设你是对的,那你也假设我是对的。好,我把科学跟科技的定义讲给他听,然后我说西医是科技不是科学,那你说中医是科技的证据,不是科学的证据,你这个因为科技跟科学两个都用错了,你怎么会说中医没有科学的证据呢。

梁冬:嗯,那你还找了一些学生这样?

倪海厦:对,我的学生来自各方面的,都是我们华人的顶尖的,可以说是在国际界都有领导地位的一些华人。这批华人呢,本身都不是中医出身的,电机工程,受了网络网页的影响,进入我们中医的行业,大家共同的想法就是我们都是炎黄的子孙,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把中华文化的传承下去,真的是一呼百应,全部无条件的来支持。我们要站在前世,我们要计万名利,不是计自己的利,所以我们着眼点不一样。所以说有一些冲突,但是这些冲突并影响不了我们,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这种科技界的人士都是华人,加入我们的阵营,想尽办法说如何把这个事情要推展开来,要做的更好。

倪海厦:他们对科学的看法就是跟我一样,因为他们了解什么叫科技跟科学,所以,真正懂科学的人他不会说中医不科学的。那这批人呢,再把中医来推到舞台上,在美国的目的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,统统是一样的想法,就是我们不管你是什么国家,在医疗的领域里面,我们希望说能够解决所有民众的病痛,远离病痛不再受到疾病的威胁。

梁冬:从现在开始,就当今人类的几个主要的疾病,谈一谈您对这些疾病的看法,它是怎么来的?中医怎么看这个病的?怎么去治疗的,策略是怎么样子的?我们从失眠开始聊起,现在失眠的人越来越多,晚上睡不着觉,白天又不清醒,从一个中医的角度来看失眠的本质是什么?那你通常治疗失眠又怎么去治理的?我相信美国很多人在吃安眠药,但是吃了会疯掉。

倪海厦:对,有。这个问题很好,失眠的问题,一种是病态的失眠,就是身体真的有病,造成的失眠;还有一种就是精神状态造成的失眠。如果工作压力很大,这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那你白天的工作压力带回家里面,你又没有办法??脑筋没有办法停下来,一直在想第二天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。这种状况呢,我给大家最好的建议就是,晚上七八点以后,最好不要喝一些带有咖啡因的东西,比如说咖啡、茶尽量少喝。可以做些打坐,中国的这个所谓的五术:山、医、命、相、卜。那个山打坐就非常好,所以你可以打坐一个小时,或者是半个小时。如果坐不住的话二十分钟,十五分钟都没有关系,打完坐以后,你睡眠会非常的好,

梁冬:打坐法门是什么?

倪海厦:打坐就是练心嘛,不要想很多东西,集中心的方法很多,比如说把心意集中在两眉之间,有时集中在丹田,呼吸、吐气的话就从丹田出来的气,鼻子吸进去,气从鼻子进去一直进入丹田,然后吐气的时候气从丹田出来,再从鼻子出来,慢慢来回地循环。同时你可以计算,用数目字来计算,比如说一个吸,专门是算吸,或者专门是算呼,一次呼吸就是一,好,你要十次呼吸,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,数到十以后再从头回来,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。因为你数数字的时候会让你专注。打坐的心法还一种,比如说你甚而自己点一个小蜡烛,或者是一个小光,小灯光,开在房间里面,你眼睛盯着它看,眼睛目不转睛地看它,一直静坐在那边,慢慢匀你的呼吸,那呼吸方式就是以你耳朵听不到你鼻子的呼吸为主,这个叫越细越长越好,刚开始可能会比较短促,但是到你慢慢习惯以后就会很好。当医生不分清红皂白地就开安眠药给你,这是大错特错!它不是病,你把它当成病来治,这是西医的最没有道德良心的医师这些做法,所以一定要问病人!还有一种失眠是真的是病理上的失眠,病理上的就是身体出问题了,有一种是虚症,一种是实症。所谓虚症,中医认为说:心藏神,这个神是藏在心脏里面的正中心的地方,所以我们心脏中心永远有一滴血停在那个地方。

梁冬:噢?真的吗?   

倪海厦:心中有一滴血,这神就藏在这里面。所以新的血进去取代旧的血,就好像钟摆那个物理的道理一样,经过撞击以后新的血进来把旧的血替出去。所以心中永远有一滴血,但这个血呢,是神志藏在这里面的。如果这滴血跑掉了,神就不能藏在这个里面,那晚上就不能睡觉了。比如说你太太回家,儿子皮嘛,躲在门后面,妈妈门一开,儿子突然跳出来:哇!突然吓妈妈一下,儿子认为好玩,结果妈妈受到惊吓,瞬间受到的惊吓,这个瞬间受到的惊吓的时候,那一瞬间心中那滴血瞬间就没了。

梁冬:就也没有新的进来。

梁冬:对,

倪海厦:那滴血没了,因为受到惊吓,那个惊吓可能给人吓的或者你出车祸或者是怎么样摔倒或是怎么子。本来那滴血是这样:新的取代旧的,每日在每分钟每一秒钟都在更新的。那滴血没有了,神就不能藏在里面,这个时候呢,我们就需要一些药物,这是一种虚症。我们经方里面很有名的??黄连阿胶汤,那里面有黄连、黄芪、白芍、阿胶。为什么要用黄芪、黄连?因为苦味的药入心脏,能够补心,所以我们用黄连、黄芪是去加强它心脏的。就好像心脏的火不够了,我们加点木柴下去,火就大一点。同时我们会用桂枝,因为桂枝跟白芍是不同的药性。《神农本草经》里面、《黄帝内经》讲,叫“辛甘发散为阳”,(《素问•至真要大论》:“辛甘发散为阳,酸苦涌泄为阴,咸味涌泄为阴,淡味渗泄为阳。”)所以桂枝是辛、甘发散,辛味和甘味的药,那白芍是“酸苦涌泄”,酸苦的药是收、收敛。所以桂枝是增加我们身体的动脉循环,白芍是增加静脉循环,所以黄连阿胶汤里面,不用桂枝用白芍,那么,身体的静脉回到心脏的速度加快,就是大量血会进到心脏,进到心脏以后,我们用阿胶去补,因为这个血进来,人身上也有虚?所以血进心脏的时候,还是你原来血,并没有增加很多。你血就是那么多,所以我们用阿胶去补血。阿胶能产生更多的血,可是你怎么设定这个血刚好要补回,什么地方要补?不要补到手指头上;也不要补到肝脏;也不要补到脾脏,我要这个血??那一滴血要回到心脏的正中心的地方。这个时候需要一个导药,导引它,就是鸡子黄??鸡蛋黄,鸡蛋黄永远是悬浮在空间。所以黄连阿胶汤我们在煮的时候,黄芪、黄连、白芍三味药去煮,煮完以后,我们在趁热的时候把那个阿胶放下去,阿胶是溶化在里面的,那等到温的时候把蛋黄,只丢蛋黄下去不要蛋白,你如果是趁热丢下去变成蛋花汤了。所以一定要是蛋黄要生,只拿蛋黄,你去的时候停在心脏的正心悬浮、漂浮在里面。

梁冬:嘿!有意思。   

倪海厦:一剂药下去病人就晚上可以睡了,因为神就回到心脏,因为神要回来要有地方呆啊?那滴血不见了,我们要把那滴血补回去,而你如果开不对的药??开了很多补血的药,补了半天它补不到心脏那一滴血!

梁冬:那,很多人都说蛋黄胆固醇很高啊。

倪海厦:西洋人研究的东西他们自己都没有搞清楚,我看过所有我的癌症病人,有乳癌啊、肝癌啊、胰脏癌,澳门皇冠VIP,所有癌症的病人,来的病人胆固醇都很低。曾经有个女的,跑来找我??乳癌。她说:你中医需不需要什么仪器?我说:不需要,我用你西医的名词来帮你在做诊断。我说:你的胆固醇多高?“噢!我所有的指数都高,就是胆固醇很低。”我说:你这就是癌症呢。胆固醇高没有什么不好啊?总胆固醇高的人没有癌症。她一听的吓一跳了。所以我说:西药告诉你,你吃的降胆固醇的药,吃了以后,你不会得到心脏病,实际上你胆固醇太低,你容易得到癌症。就这句话,在一个礼拜前,最新的医学报告出来啦!叫Hopkins。

梁冬:重新发现中医太美,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。刚才

倪海厦老师聊到一个很有趣的话题,根据他作为一个中医的研究,那些胆固醇高的人,反而不容易得到癌症。最近,美国的一些最新的一些医学研究发现了这样的观点。他是什么样的研究?有什么样的结论?

倪海厦:他们现在呢,得出来了:胆固醇低的人比较容易倾向于得癌症。七千多个案例,拿出来看,得到这个,在美国是很有名的一个癌症治疗中心,我们叫Johns Hopkins The University,是大学的Cancer Center里面的研究报告,其实多年来我就发现这个问题,因为我用中医的诊断,诊断病人的方式。我们中医有八纲,阴阳表里虚实寒热。真正的中医的最高的指导原则、诊断的法则、治疗病的法则、选取药的法则是阴阳两个字,我要跟大家讲就是,真的很少人懂阴阳。十几年来,我用阴阳的诊断方法,病人身体的里面只要有阴实,刚开始有癌症的时候,我马上就查到。在全美国,找一个中医师出来帮病人做健康检查,大概就是我一个。

梁冬:你通常怎么检查呢?

倪海厦:阴阳诊断法很简单很快速。那中医有健康六大标准,那过去中医就是没有健康的标准。我们阴阳诊断方法非常的精准,包括你子宫里是长个瘤,还是子宫里怀个孕,我们都可以分得出来。懂得阴阳诊断方法,所以病人身体里面有变化,我马上就知道,病人胆固醇很高的时候,怎么查,都查不到病人有阴实的现象,这是多年来累积起来的,侦测到胆固醇很高,实际上并没有不好。那西医讲的胆固醇高会引发心脏病,实际上引发心脏病的病因很多,你不能说胆固醇高就引发心脏病,这会误导人家。否则人家只注意到胆固醇不注意到其他的因素,结果很多人发心脏病死掉。中医认为有四种情形会发心脏病,第一个是失眠,没有原因就是失眠;第二个长年长期的胸痛,这个胸痛痛到背后痛到前胸,持续的胸痛;第三个,手脚是冰冷的、麻刺的,还有大便不规则,有时候今天有,有时候明天又没有,有时候一天两三次,这不规则的大便都是心脏病的前兆。

梁冬:这四个原因是,共同出现才有呢?还是任何一两个就有?

倪海厦:任何一两个就有了,就已经有心脏病,有问题了。为什么说胆固醇高病人没有癌症,因为中医的观念里面认为,心是君主之官,本身不受病,所以如果你有心脏病,绝对不是你父母亲带给你的,都是后天造成的,你又吃了很多抗生素,或者用一些疫苗,心脏受伤,否则心脏本身是不受病的,它设计起来是可以使用超过一百年。心脏如果有问题的时候,最初期,最初期的症状,脚是冷的。那心脏功能最好的时候,他可以把血逼到脚子头的末梢,所以让你脚是热的。那心脏一开始有问题的时候,这血就没有办法达到你四肢手指头、脚指头末梢,这就已经初级的现象,那我为什么讲心是君主之官,本身不受病,是因为你可以听到得到脑瘤;得肝癌,得肾脏癌等等,但是你就没有听过得到心脏癌,

梁冬:是哦,从来没有听说谁得心脏癌的。

倪海厦:这个就代表心是君主之官不受病,所以我们癌细胞在身体里面按照血液在循环的时候,血液一直在跑,当这癌细胞进入心脏的时候,一是心脏很热,不断地跳动很热,一进去就被那个热度杀死掉,癌细胞永远不会移转到心脏。当你心脏有问题的时候,血液循环就不好,没有把心脏那种热导到四肢末梢去,身上这些部分的地方就寒凉下来,甚至容易产生阴实,就是长肿瘤的地方。当你心脏很好的时候,四肢、手脚都是热的,那你根本就没有癌症。所以胆固醇很高的人,他心脏博动的很强,因为心脏,胆固醇很高,他血比较浓啊,因为血比较浓,那在这种状况之下,需要博动得比较的强烈一点,心的火散到四肢末梢,会更强。

倪海厦:一般来说,我在临床上看的时候,都是胆固醇超过两百,207到214,这中间的病人是最好的病人,完全没有癌症的。你如果把它降到两百以下,一百多,你看那什么乳癌,肝癌,很多病人,胆固醇都很低,我讲的总胆固醇。就是坏胆固醇、好胆固醇加在一起,总胆固醇很低,一百多,癌症的病人几乎都是这样子。鸡蛋黄里面胆固醇比较高,你要想要身体好的话,多吃一点鸡蛋黄,但是什么东西都不能太过,你不能一天吃十几个、二十个鸡蛋黄,三个都太过。

梁冬:OK,两个鸡蛋黄哈。还是回来到这个失眠的问题上来说,你刚才说到,这个失眠除了那种情绪上的以外,身体上的问题,第一个是因为虚,

倪海厦:虚,就是血,我们用黄连阿胶汤。

梁冬:就是心里面那一滴血,跑掉了,就是神跑掉了,所以导致失眠。

倪海厦:对,黄连阿胶汤,一定要吃这个,还要加鸡蛋黄,就会回来。

梁冬:那我就要插一句话哈,就是说中医认为这个神跑掉就会失眠,中医的逻辑是怎样的呢?就是晚上那神就不回来,对不对?

 

倪海厦:对,对,中医认为肝藏魂,肺藏魄,心藏神,这些都是我们人意志上问题,属于精神层面,所谓用神,就是你脑筋会思考,会有思维,能推理,你会解决很多问题,你会数学,你会工程,你会研究,会开发,会发明新东西,都是要靠我们的神。如果心脏这滴血没了,那神就没有办法固守,人容易退化,除了失眠以外,记忆力就不集中,思考的方向,思考力就没有那么强,这就是所谓的神。肺藏魄,我们每一个脏都有一个精神在里面,魄,魄??你看这个字是白鬼,因为就是白天看到鬼,就是看到什么都疑神疑鬼的,这个魄就不守,不在肺里面,所以,肺魄没有问题的人,他是很安静的,不会很燥扰的。比如说肝藏魂,肝有问题的话,魂就到处乱走。所以比如说,肝脏晚上一点到三点钟,那肝脏是藏魂的,那你如果太多的西药在身体里面,吃下去以后,那魂就没有办法守在肝脏里面,你那个空间都被西药的毒性占到了,那个魂没有办法呆在里面,人就想梦游啊,就是魂不能守。所以神、魂、魄,它的定义是不一样的。还有第三种,就是癌症的病人,重症的病人,他没有办法睡觉,他跟心血没有关系,癌症的病人是因为晚上的时候,我们人所谓人能够睡眠,是因为我们神,能够入神、魂、魄,都能够入到我们脏腑里面去,那你有肝癌,你有肺癌,那最后癌症的病人,这个时候,心脏力量受到挤压,很多因为阳不入阴,里面有阴实,里面长肿瘤啦,比如说,肝脏里面长了肿瘤,正常的肝脏能把血里面毒素代谢掉,干净的血会从肝脏进入心脏,中医认为木生火,那你像现在肝脏里面长肿瘤了,解毒力量没有那么强,第二个,那个肿瘤,吃了很多血,变得肝脏里面本来这些血,干净的血要进入心脏的,结果现在是毒素在里面,同时呢,血又不够进入心脏,那神就不足了,你就没法睡。同时,肝脏这个气血流入的时间就是晚上一点到三点,所以有肝病的人呢,比如说你现在查出来有肝癌,可能你两年前,就是过去两年以来,你可能每天晚上一点到三点都不能睡觉。可是你在晚上一点到三点不能睡觉的时候,你不知道是肝病,因为你不是正宗的中医呀,你是温病派的中医,或者是你是西医,中医认为,气血流注是12个时辰入12个内脏。

梁冬:重新发现中医太美,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。刚才呢,

倪海厦老师跟我们讲的一个话题啊,就是说,有一些人呢之所以失眠,是因为呢,比如说其他的一些脏器里面的这个血不足,不足以去支撑心神,所以导致失眠。比如说肝脏的问题,晚上肝血不能回流,于是从那个地方呢就讲到十二流注,我们身体呢,有自己的生物钟,是这样子吗?

倪海厦:嗯,我们这个气血流注,我们有个地支歌决,我们叫做“肺寅大卯胃辰宫”,肺开寅时,大肠开卯时,胃开辰时;然后“脾巳心午小未中”,就脾脏开巳时,心脏开午时,小肠开未时。“申胱酉肾心包戌”,申时开膀胱,酉时开肾,心包开戌,戌时晚上7点到了9点;好,“亥焦子胆丑肝通”,就是亥时开三焦,子时开胆,就晚上11点到1点,丑时开肝。这个十二地支落实上十二脏腑,这是一个人的循环。换句话说,如果这个东西,我们以科学的证据来看,假设它存在,你会发觉到肺癌的病人,过去一年,澳门皇冠VIP,两年来,可能每天晚上三点钟准时醒过来,到五点钟才能睡。有些人说,中医的理论可以侦测到你肺癌最初期的时候,就可以知道你肺有问题,这个时候我们就要下手。叫“上工治未病”。好,那下手的方式很多,比如说,针灸;我们的五俞(shū)穴,好我们,井、荥、俞、经、合,我们的俞穴,就是所有的经络上的;第二个穴道,我们的荥穴,荥穴是专门调理、校正时间的。如果说这个病人三点到五点不能睡觉,我们用针灸的话,我们可以扎肺经的荥穴,就是我们的所谓的鱼际穴,鱼际穴。那如果是,这个肝经的话,一点到三点的话,我们可以知道肝经的荥穴,就是行间穴;如果说,每天晚上一点到三点醒了,我们知道里面阴实在形成呢,刚开始病人体力很好,精神、精气都很好的时候,我们就用攻坚的药,攻坚的药硬把阴实清出来,把肝里的毒素清出来。结果这个人本来睡觉的时失眠,他本来睡的都很好,就是每天晚上一点钟要醒来,到三点钟以后才能去睡眠,所以每天晚上一点到三点是他失眠的空窗期,那我们把这个里面的毒素、这些肿瘤都清出来以后,他晚上可以睡觉了,代表他这个肿瘤排掉了。如果说你现在查出来是肝癌,一点到三点不能睡,结果给西医去治疗开刀,开刀完以后,不但是一点到三点不能睡,这个病人从十一点钟开始到清晨五点钟都不能睡。我们就知道,这个病已经移转到胆上面,已经移转到肺上面,已经到处移转了。所以说我们遇到第三种的失眠的时候,我们可以判断病在哪个位置上,他会定时就会醒过来。比如说,胆结石的病人,胆结石的病人很准时,每天晚上到十二点钟以前,十一点半开始胆痛,痛到病人在床上打滚,要挂急疹。所以半夜十二点钟那个时候,病人十一点半发病……那家里面叫了救护车急诊,到了那个急诊中心呢,刚好十二点,医生一看,这个这样统统是胆结石。

梁冬:嗯,所以你讲这个失眠要看几点钟……

倪海厦:就要几点钟,这个是一种。实体上的失眠,就是叫病态式。

梁冬:嗯,所以刚才讲的失眠有三种,第一种是情绪上的问题;第二个是,因为受到惊吓,心里面藏神的那一滴血被挤出来了。第三个就是,其他脏器上的这个实症,就是说有一些,已经开始在累积一些阴毒、阴寒之事,让那个血不能回到心里面的那个神,所以导致的失眠。

倪海厦:我们可以分成这三种。所以失眠的话,一定要有三分之一的失眠是不要治的,这是精神上的,不需要去治疗的。打坐啊,或者舒解一下压力就可以去掉。另外一种失眠,就是我们刚才讲的这个黄连阿胶汤,还有一种就是要比较专业的,哈,要医师来做处方,来诊断比较好。

梁冬:OK!除了失眠以外,就是肥胖,你怎么看?

倪海厦:我是非常反对牛奶的一个人。这个牛奶本身营养是非常的强的,那小牛生下来的话,生下来就要站起来要跑,能够走啊,那不然的话就给别的动物吃掉了。所以它一生下来就要赶紧吸奶,那种强壮的母亲奶水,它去吸,吸完以后呢,他马上就可以跑路啊,可以跟着妈妈到处跑,这是物竞天择,求生存的一种自然之道。那牛长大了,你有没有看过成年的牛去吸牛奶。现在人受到西方医学影响,认为牛奶里面有钙啊,对我们人体有帮助,那你完全错了。牛奶里面的钙跟我们人体里面的钙是完全是两回事,结果喝那牛奶呢,造成身体的负担,这么强的营养你根本吸收不掉,就越喝体重越像牛。所以,到机场到哪里去看,在美国的餐厅里面几乎都是大胖子,因为他们又喝可乐,可乐是碳酸钙的饮料,会把身体上的骨骼破坏掉不讲,还会阻截了很多好的营养在身体里面,然后甜食吃很多,Donu甜甜圈呢,好,又加上吃很多奶油啊、cheese啊,每天又喝牛奶,这个一定会胖的嘛,中国人,在美国你去看,在中餐厅的都是瘦子,你知道中餐是对的!美国人说:唉!

倪医师呀,你知道我们美国200年跟中国5000年的差异在哪里?我说美国200年唯一得到的就是如何上太空。

梁冬:如何上太空就美国人的成就,是吧?

倪海厦:那中国5000年来说是知道如何吃,所以你吃一定要找中国人,要找上太空,找美国人嘛,吃的要找中国人。我们都是瘦子,你到中餐厅去一看都是瘦子,所以中餐绝对是好的。所以你如果是胖的,很简单,你只要多运动,饮食习惯统统改变过来,不要吃霄夜,嚎,可乐不要喝,你多喝开水,多喝茶。咖啡、甜点不要吃,牛奶不要喝,奶制品的东西不要吃。

倪海厦:红烧肉,给他红烧肉。我们还有百年的人瑞,一百多岁的,不吃一块红烧肉受不了,每天一定要吃红烧肉,无肉不欢的。但他运动很多。所以说大家都坐在办公室里的人,你一定要出来走走。

梁冬:那从中医的角度上,有没有什么一些疾病导致的这个肥胖呐?

倪海厦:有。如果说疾病导致肥胖的话,一般来说都是重症。其实所谓肥胖都是假胖。比如说我们今天这个肝癌的病人,到末期时候整个腹水,体重增加,因为水排不出去嘛,这才是真正的疾病。经方家说,如果你是阳明经热,而没有阳明经的腑热。阳明经呢,在经方来说的话就分两个处方,一个是腑热,腑热就是大便便秘了,我们可用小神机、大神机、调味神机,或者是大黄甘草汤。那还有一种是经热,经热的话变得胃口非常的大。有这种情形,那经热的时候,我们一般用白虎汤就解决掉,就可以把胃缩小,胃的那个容积会缩小,病人就吃不下东西了。那如果说这个遇到阳明经热的病人,你常常还有些症状是一饿马上就要吃,不吃的话就会很难过,会心慌。这个时候就要用白虎汤,把胃缩小。胃体积、容积缩小了以后,他吃得饭量就不会很多,同时不会那么快,那么容易饿,这个时候,人就慢慢瘦下来。肥胖是美国最大的问题。而且流出来的汗很臭。中医认为说这个胖就跟心脏有关系。心脏功能好的人,都是瘦子,心脏功能不好的人,都是胖子。

梁冬:重新发现中医太美,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。比如说脸上的暗疮。很多年轻的朋友都问我,我这脸上很多哈。而且呢,也不光是年轻人,我经常看见已经三、四十岁的那种资深美女,她也会长,嘴上长或者脸上长或者额头上长。

倪海厦:这个脸上的东西,中医认为是阳明的位置。所以我认为是足阳明那个胃经、还有手阳明大肠经。大肠经呢,就经过我们的那个鼻头下方这个胡子的地方,那胃经呢,经过我们脸颊的地方。这大肠经和胃经,在这二个我们叫阳明,阳明是只有热,没有见到寒症。所以中医在辨证里面来说,所以纯热症??单纯的热症,比如我们口渴,病人又怕热,喜欢喝冰水,流汗不止,小便颜色是很黄的,这样都属于热症。那热症的话我们用降温,如果便秘有问题的话,我们用承气汤,清出来。那病人是白虎汤症的话,就是经热有问题的话,病人喜欢喝热水、燥渴、口渴得很厉害,我们用白虎汤。所以说脸部的地方,这个地方呢,应该是我们阳明经经过的地方,应该是毛很通畅能够散热的地方,不允许热闷在那边,因为热闷在那边就会出问题。那现在很多人可能是因为他太阳晒的不多,流汗也不多,所以毛孔就比较细,不容易出汗。

梁冬:噢,所以很多人女青年这个脸上长暗疮是因为晒太阳晒不够了。

倪海厦:对,阳明经,对。所以你说,如果说你遇到这种情形的话,你暂时先少用一点化妆的东西,多运动让脸部出汗。那你如果说怕太阳晒的皮肤变得很黑,没有关系啊,你黄昏的时候或者清晨的时候出去跑步,太阳刚出来的时候不是很大的时候,出去运动流汗。那如果说现在冬天很冷,中医认为:冬天应该收藏,你可以打坐或者是练气,就是不要去跑步,要收敛、收藏嘛。你也可以在家里面用一些热水,洗洗脸让脸部出一点微汗,或用蒸汽的方式让脸出点微汗,让毛孔能够通畅。然后等到汗流光……自然让它流干,在流汗的时间呢,千万不要吹着冷气,一定要让汗自然地流干毛孔才会通畅,然后再洗干净。

梁冬:但是很多人觉得是上火了,觉得脸上长暗疮,于是就不吃主食,吃水果,然后吃一些冷饮,希望把这个身体能够冷一点呢,它就没有那么多了。

倪海厦:道理是对的,它是吃水果,吃寒凉蔬果啊,它是把阳明热降下来,我们的经热降下来。腑热,再吃水果啊,吃这种蔬果,当然会帮助排便呢,最基本的,就是你一定要知道,这个热是因为皮肤毛孔不通畅,所以你闷在里面,才造成脸上生这种暗疮。

梁冬:但是有一种观点认为,它其实表面上是热,实质上有虚寒。你怎么看?

倪海厦:对对,真寒假热。真寒假热出现的时候,病人的那种疮你可以看得出来,一般来说真热的话,那种疮会比较赤红,比较浮肿比较赤红,是寒的话,疮会比较黑暗、暗淡,如果是阳明经热的话,我们用白虎,或者是腑热的话我们用承气,如果说里寒的话,真寒假热的话,我们根本不用开去热的药,像我刚刚讲白虎汤啊,或者黄芪、黄连去热的药,我们开去寒的药就可以了,热自然而然会退掉,用当归四逆汤啊,用一些这个附子理中汤啊,把里面的寒去掉都可以,但是你要用的时候,一定要确定有里寒,就可以用。

梁冬:那这个脸上的暗疮和这个斑之间的关系?

倪海厦:对啊,女人会长斑,这个中医认为肺主皮毛,肺,皮肤毛孔上的问题,我们第一个要去看肺,肺是色白的,颜色是白的,正常是白色。那如果说肺里面有问题,比如说中医认为有两种,一种是生理的,还有一种是心理,生理上可能你肺里面有长东西,肺里面有累积的陈年的痰在里面,或者你有肺气肿,会有气喘,如果肺有问题的时候,这个色白,白色的营养本来应该呆在肺里面,结果他肺里面有问题,它没有办法完全呆在肺里面,就跑到脸上面表现出来了,这时我们看的到就是白斑。那如果红色的话,那如果是心脏,红色是心脏的东西,那心脏里面呢,这种红色的营养,应该是完全停在心脏里面,那心脏有问题的时候,红色的营养没有办法百分之百地停在心脏里面,结果跑到脸上,脸上就出现红色。像红斑性狼疮就这样来的。

澳门皇冠VIP 澳门皇冠上网导航 www.546.com 皇冠国际官网

{Copyright 2017 澳门皇冠VIP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电话: 联系传真: 电子邮箱: 联系地址: